协会会员

名家藏品缘何受宠拍坛

发表时间:2013/1/5  浏览次数:314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名家藏品缘何受宠拍坛
 
 私人藏品,尤其是名家藏品越来越受到买家的追捧。北京老资格的艺术品拍卖行中贸圣佳近日举办的2004年迎春拍卖会上,最引起人们关注的是其私人收藏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而该场成交率更是出奇的好,高达92%,不少名人佳作成交价连创新高。联想到去年冬季中国嘉德推出的王世襄、袁荃猷先生俪松居藏品拍卖场创下成交率100%的惊人纪录,人们不禁要问,名家藏品何以如此受到买家青睐?
      名家藏品备受买家青睐虽是事实,但究其原因不可一概而论,还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中贸圣佳此番推出的名家藏品得自老一辈革命家,如陆伯钊、田家英,有着与众不同的社会地位,又具备很高的文化水准。他们和老一辈画家往往是半师半友的关系,画家为其作画绝非一般的应酬,而是聚精会神大展才华。如黄胄的《送粮图》和《杨柳青青赶集忙》,都是四尺整纸的巨制,构图饱满,笔墨酣畅,同时不乏细心经营之处。如群驴后的狗、柳枝上的麻雀,处处可见画家苦心。难怪场中实拍,拍卖师刚刚报出起拍价20万元,买家便立即喊出50万元;经过激烈竞投,最终以88万元和90.2万元被同一买家竞得。再如6尺整纸的陈半丁《松菊如此渊明犹在》,是画家84岁时的力作,笔墨苍劲而润泽,构图设色端庄雅致,令人叹服,14.3万元的成交价着实物有所值。其他如关山月《老梅雪里见精神》、黎雄才《松涛泉鸣图》亦为4尺整纸,而27.5万元和29.7万元的成交价仍有一定的升值空间。值得专门一提的是齐白石93岁时为田家英所作《有余图》,其笔墨已臻化境,但全然不见老态,令人拍案称奇。足见画家精心力作与随笔应酬有着极大的差异,甚至会同年同地作品面貌竟完全不同,书画鉴定家不可不察。此画底价50万元,已属突破常规;实拍时以38万元起叫,立即有人报出50万元,经过29轮的龙争虎斗,终以170.5万元成交,创下白石水族画价位新高。白石老人的水族画包括鱼、虾、蛙、蟹等类,最初市场价位多在10万元以下,近年来有明显提升,大幅精品可达30万元上下。此番突破150万元大关,令诸多行家大跌眼镜,纷纷惊呼:“真不知齐白石精品价位还能升至多高”。这里需要专门指出的是,名人收藏亦非全都是精品,尤其一些文化水平和鉴赏能力平常的名人,他们的藏品往往良莠不齐。田家英曾长期担任毛主席的秘书,尤精于清史,其小莽苍苍斋藏清人墨迹古今收藏家无人能及,白石老人对他敬重有加绝非偶然。《有余图》的上款称家英为“同志”,这在白石作品中实不多见,更显珍稀。名家精品辅以名人上款,无疑增加了作品的收藏价值与趣味,进而直接影响至其市场价位。此前中贸圣佳也曾拍过一位山东名人的藏品,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其所藏书画都钤有该名人硕大的印章,而且往往钤于作品的重要位置,给画面造成严重破坏。这类名人藏品的市场价位往往会不升反降,藏家应予注意。
       俪松居藏品称雄艺术品拍卖市场完全属于另外一种情况。王世襄先生在收藏这些藏品时,既无显赫的社会地位,又无雄厚的资金支持,全凭自己的学识与眼力,点点滴滴积腋成裘,其间付出的心血与精力非甘苦二字可以道出。这些藏品不称王世襄收藏,而称俪松居收藏,这里又蕴涵了王世襄、袁荃猷先生夫妻之间相濡以沫的深厚情感。因为这些藏品都为两位先生喜爱之物,藏品不论贵贱,但都必须符合其欣赏品位,否则便弃之不取。如先生所藏唐“大圣遗音”伏羲式琴等唐、宋、元、明古琴,皆因袁荃猷先生善抚古琴。袁先生14岁即师从汪孟舒先生学琴,造诣极高,后又经古琴国手管平先生亲授,琴艺更为精进。袁先生弹琴,王世襄先生则为其服务,自称“琴奴”。后先生见一铜炉本无出奇之处,唯其底款方印为“琴友”二字,便欣然收藏,足见先生内心之细腻和对妻子的深情。王世襄先生学识渊博,极富才情,其文章诗词通畅晓达而富有哲理,同时又真情毕露,令人过目难忘。先生对藏品观察之敏锐、鉴别之精妙、取舍之独到为世人所公认。中国嘉德上拍之俪松居藏品几乎每件都有它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动人经历,先生把它们一一著录于《自珍集》中,取敝帚自珍之意,将其中故事娓娓道来,令读者观之心动。《自珍集》既开启了文物图录的一种独特的全新面貌,也为藏品被世人所认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收藏家说,俪松居藏品如到了常人手中,如无《自珍集》的诠释,其市场表现定会大打折扣。其言可信。还有一点,便是王世襄、袁荃猷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其在文物界、收藏界的地位。藏家们无不以得到一件俪松居藏品为荣,藏品价位高昂便不是偶然的了。俪松居藏品拍卖的大获全胜令收藏界兴奋不已。2004年初,中国嘉德举办迎春书画专场拍卖,图录中将王世襄先生的另外一部份书画藏品标以俪松居所藏。先生不悦而断然将参拍藏品全部撤拍。这批参拍书画本不乏高其佩、金农、李鱼单、陈曾寿诸名家作品,何以不得进入俪松居?王世襄先生认为,这些书画只是家藏之物,但不符合俪松居的收藏品位,断不可与俪松居藏品相混淆。先生对自家藏品分类的认真与执着,充分显示了其精神境界,令人嗟叹不已。
      另外还应提醒藏家注意的是,名人收藏并非全是真品。像徐悲鸿、黄宾虹这样的画坛一代宗师,其藏品中均不乏赝品。只因收藏者虽精于笔墨丹青,却不精于辨识鉴定,才有此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收藏者对此应随时谨记。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地 址:   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610号荷李活商业中心1318-19室 网站技术:邮箱109234840@qq.com
技术支持:京ICP备10048112号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101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 B2-20060128设计豫ICP备16028300号-2